喜报

日期:2019-09-19 10:59:44

热烈祝贺我校初二(10)班高睿轩同学习作《追梦路上》,在《疯狂作文》初中版2018年第11和12期合刊上发表。

特发喜报,以资鼓励!

无锡外国语学校

2019年元月



附发表作品

追梦路上

初二(10)高睿轩

我攥紧手中的十元钱,趁着夜色下了楼。

小区对面的肉包店,一笼包子出炉了。八元的牛肉包,五元的虾仁包,三元的咖喱鸡丁包,两元的普通肉包。我咽了咽口水:就两元肉包吧。经济无法满足食欲啊!卖包子的阿姨一手将肉包装进袋子,冲我笑着说:“小伙子,别丧气,你那文章我读了,写得挺好的!”。我说了声谢谢,也冲她笑了笑。

今天的晚饭就这样凑合吧,狭小的房间中,我狼吞虎咽。回到电脑前,上个月投出去的稿件就像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兜里就剩一百多了,再这样下去,真是要上街卖艺了啊!

想当年,我高考考得一般,上了个普通大学,毕业后,靠写历史小说为生。可惜的是,历史小说已过了黄金时期(在我上小学初中时最鼎盛)。现在流行的是玄幻或言情小说,那东西我是写不来的。夜以继日的写作,只能让我糊口,却不能衣食无忧。最初几个月,父母常寄钱来。但我想,他们已经供自己读了那么多年书,实在不好意思再收他们的钱,便谎称已和某杂志“签约”,每月有稳定的稿费。这样一来,打肿脸充胖子,便是捉襟见肘,吃了上顿没下顿了。

我望着电脑发呆,心想,已经一年多了,是不是该转行试试别的了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别老往死胡同里钻,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呀。正好,电脑桌上,有一张明信片。今天早上黄浦琴行的老板问我是否愿意到琴行教孩子弹琴,月薪三千元。虽然不算高,但温饱还是能解决的。

我小学时钢琴就考到了十级,初高中学业太重,无暇练习;而大学里由于有各种各样的活动,又重操旧业,琴技倒是提升不少,在周围几所大学中都小有名气,去琴行任教谋生,完全没有问题。

我犹豫了,但还是起身去拿手机,准备联系琴行老板。一起身,目光落在了一张照片上。

那是大一时初中同学聚会时的合照。我又坐下来,拂去照片上的灰尘。照片里,身材高大的王天祥早已不是那个冲动的热血青年,变得谦逊温和了许多。黑黑的殷徐斌,仿佛又变胖了些,旁边自然坐的是霸气学委,这两人已携手到了清华。这边,裹着厚厚围巾,看起来略有些呆滞的是唐宇同学,她在大学中继续在绘画方面深造;而且在盛老师的影响下,她也很喜爱文学,散文小说写得都不错。相信,不久的将来,她一定会成为著名的文学家艺术家。照片正中的班主任秦老师,那年刚结婚,过得十分幸福美满,笑容更多了几分灿烂。最右边的是语文盛老师,他老人家似乎是瘦了点儿,不过看起来精神矍铄老当益壮。初中三年,我与“老盛”大战了三百多个回合,最终还是败下阵来。但我还是十分感谢他,如果没有他,我写小说不会这么执着,估计早已上街卖艺去了。

照片中的同学老师,有的让我学会了写作,有的给我提供了写作素材,有的为我的作文鼓过掌,或多或少,他们都曾帮助过我,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。事实上,我走向写作之路,这帮初中同学对我的影响,帮助是最大的。我要用行动回报他们!

捧着照片,看着他们,我百感交集。我一个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能退缩呢?纵然是刀山火海也得上,我决心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,直到永远!

收拾好桌上凌乱的稿件,我又重新打开电脑,打开台灯,开始创作新的作品。写什么好呢,就写关于李白的小说,题目就叫,就叫……就叫《侠客行》吧。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,饮酒作诗,盛世长安,自由自在,这正是我的小说梦。再来重温一下吧。

窗外,万籁俱寂;屋内,灯光漂白了四壁。一个执着的文学青年独自走向大唐,向李白挥手。


盛夕武老师点评:

作者想象着自己成年后的生活,文章主线清晰,顺叙中多次插叙,交代相关情节背景,使情节有曲折和情趣。文章语言朴实自然,而又不乏诙谐和文采,令人忍俊不禁;情感很节制,结局很理智,给读者留下想象的余地,令人回味无穷。


Catfish(鲶鱼) CMS V 4.9.30